屁话小蓝人

【请勿无授权转载】

【人生可逃】【花藏】《鲸语》(向下出溜的爱白椴黄鸡番外)

好喜欢这对

佛心蛊:


 


原案/漫画:@王武莫虫之 阿莫陪我刷蛇胆,我给阿莫炖小鸡(づ ̄ 3 ̄)づ


这是花藏的现代订婚篇,XDDDDDDD


鲸语(花藏)


白椴X叶不凡


 


 


 


 


白椴做了个梦。


他躺在包豪斯风格的沙发上做了个白日梦。


梦里他眼前的一切都是灰蒙蒙的,似乎隔着一层什么,看得很真切,但就是隔着,让人知道他正在做梦,置身事外。


然后他就看到了自己。


穿着宽袍大袖,似乎是个古人,穿着的衣裳有些类似剑侠情缘三里自己角色的那一身,手持银针,一边杀人,一边救人。


他在梦中想了想,干这事儿还真有些无用功,古代的白椴杀了自己救活过的人,那人临死问他,白大夫,为什么?


他也很想问为什么。


但是古代的自己舔舔嘴边的血,没有作答。


他知道自己心中是毫无答案的,没有为什么,只是很想杀人。


这种心情他如今也有,扛着电锯哇啦啦把人开了颅,看着里面的脑肿瘤脑损伤就有这种欲望,正如小攻防砍大旗一般,砍他狗日的,就很畅快。


 


说来在游戏里他也是一朵食人花,此间一切都不陌生,野外浪到飞起,身边站着一朵鲜嫩喷香的小黄鸡。


他眯着眼,看着自己回到宅子里洗去血尘,有人推门进来,是叶不凡。


他提来热水,给他擦拭身子。


杀人以后还有这么好的待遇,白椴有些羡慕,不过又不是很羡慕。


现在他做个通宵手术回来,叶不凡也会给他擦擦洗洗吹头发,哼!


一梦三千载,梦里的他将那只小黄鸡扯来亲吻,面无表情,他听见叶不凡压低了嗓子说,椴哥,你明明没有感觉,为何……


你喜欢,不是么?


后来他们在黑檀雕花的大床里滚着,他弄他,咬着他细嫩炽热的耳朵。


椴哥……椴哥……


他又叫又哭,背脊滚落晶莹汗珠。


 


梦中的白椴很快就老了,在叶不凡的陪伴之下,还有白天,不成材的弟弟总在一边磕牙,那种亲腻古今未变,只是偶尔他觉得白天有些杀气,很快消散,倒也和现在一样。


高考那年他没去,白天考试回来大笑说哥你太逗了,睡过了头?


他淡淡说出已然被国外知名大学录取,无需高考时,白天就是这样,杀机毕现。


真的很相似啊!


白椴在梦里想。


 


老了之后自然跟着就是死,古代的自己似乎也没有跟叶不凡说太多,只是告诉他,他在,很好。


不过他到是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。


或许那真的就是自己了吧,他想的是如果有来生来世,他会爱他的,世人眼中想的那样。


多奇怪?


还要世人眼中那种?


没细想,已经醒来了,鼻子里飘着泰国香米的味道,香得吓人。


听见啪嗒啪嗒的声音,是叶不凡踩着棉麻拖鞋跑过来,穿着写着两个超级大毛笔字“太阿”的长T和灰色沙滩短裤。


椴哥椴哥,饭做好了。


也不是什么小姑娘银铃一般的声音,就是普通男孩子那种嗓子,有些脆,落在耳朵里面却是叽叽叽叽的。


饭做好了?


是啊!等你做菜!


充满期待的双眼在面前晃,亮晶晶的,傻乎乎的。


伸手捏一把小男生的脸颊,毛绒暖和的手感。


做你来吃。


他站起来,忽然把他拦腰扛起来。


啊呀呀呀呀呀呀呀呀——椴哥哥哥哥哥——放我下来啊啊啊啊啊——


一路扛到厨房里。


 


椴哥不要不要不要……啊呀呀呀呀!不要放进去。


手兜着的是紧绷绷的翘屁股,小黄鸡的胳膊绕在自己肩膀和脖子上,长腿紧紧夹着腰,是挂在母猴子身上的小猴子。


昨天不是说要给我生猴子吗?想吃你还不行?


来,乖,洗干净剁了放锅里,烧开五分钟关火闷半个小时,我喜欢吃白斩鸡。


作势就要朝流理台的合金水盆里面放。


不不不不不行……放进去就卡着出不来了啊啊啊……椴哥~~~~


哀怨的小声音,搂得紧紧的窒息感,叶不凡细腻的嘴唇贴在耳朵上碾磨,话语带着热热的哭腔。


卡在里面慢慢洗多好?


不要不要呜呜呜……


 


用力在他屁股上拍一下,打得啪啪地。


不要就放开,挂在身上就是想要。


叶不凡悚然一抖,从他身上抖下来,跳步站在一旁小心翼翼地看他从冰箱拿出早上买的新鲜三黄鸡来。


真的吃鸡?


真的,进补。


哈?


昨天晚上剧烈运动之后……


不不不不别说……椴哥别说……


小家伙脸红了,滴出血来的那种。


 


难得休假,昨晚就放肆了一把,回家发现蛋炒饭一盘,没有什么味道不算太好但通常都有的家常小菜,掐指一算这时间正是大攻防,果然在书房捉住一只指挥鸡。 


攻防打到一半,他已经进去了,叶不凡坐在他身上扭着,上上下下,他看着叶不凡的身子含着自己的那根吞吞吐吐依依不舍,听着他用变了调的嗓子指挥,最后终于一脚踹掉了电源线。


椴哥!


小鸡愤怒地回头,毛都竖起来了。


拔了毛推到旁边沙发上去,扯起鸡腿放在肩上,咬两口,毛就顺了,软绵绵地嗯嗯啊啊着,腿儿撇得再开一些,还套着T恤,下面却光溜溜的随便看,小洞洞软唧唧地缠着大棒棒,那根漂亮玩意半站半软地被挞伐得摇头晃脑,晃一晃就甩出蜜汁来。


隔着衣裳用舌头牙齿玩上面,很快小鸡就只知道翘屁股了,好玩得要命,泪水涟涟地抱着他的背乱挠。


椴哥,椴哥~~


只会这么喊。


噫,也是古今一样嘛,梦里也是这样,只会哭唧唧。


 


哭唧唧的小黄鸡太好吃了,没忍住吃得有点多,洗澡都是自己抱着人去的,后面弄得合不上,看着又想进去,但是太不养生了一点,与自己所学相悖。


小家伙洗着热水澡就睡着了,呼哧呼哧地躺在自己胸口。


把他拽来同居的时候就顺便换了个大号按摩浴缸,小家伙欢喜地看过舔着脸问他,椴哥这是不是你给我承包的浴缸?


浴缸?人家土豪承包的不是鱼塘吗?


顺手就扔他下去做美人鱼,在水里干又是不同的味道,清炖鸡汤。


 


叶不凡是同居以后才开始学做饭的,而且是自动自发的。


当医生的没有几个是准时下班的,一开始都是拿外卖,休假时带他去吃好的,或者买回来在家里做。


后来叶不凡跑去超市买了营养菜谱自己学着做,眼巴巴地装在饭盒里送到医院去。


说实话不怎么好吃,胜在有心。


而且送饭来的黄鸡笑得很甜,可以下饭。


要得到一个人的心,首先征服他的胃。


一个人住的时候懒得弄,除非朋友来,一时兴起。


但现在是两个人,冰箱里长有菜色,回来得晚也下厨做点宵夜,游戏鸡怎么忍得住,吃得舌头都要吞下去。


当然最后还是鸡被吃,古来就是养着吃的,先喂鸡,后吃鸡,这是天理。


 


水滚了关了火,小黄鸡不等他回头就逃之夭夭了,他回去坐在沙发上看书,耳机里放着歌。


这首歌很好听,幽幽而淡淡,名叫《化身孤岛的鲸》。


鲸孤独地在海中畅游,水是冷的,所以也没有似火热情。


有个人陪着他看尽世间一切,而鲸只是鲸,不能将他抱在怀里。


是梦里的白椴,他没有爱和恨。


 


不过是个梦。


定时器响起来,白椴起身到厨房砍白斩鸡,做浇汁。


听见背后呼哧呼哧地,回头发现叶不凡红着脸手背在身后。


藏了什么?他问。


没……没什么……


拿出来。


白椴的话叶不凡是不会反抗的,他不敢,光是白椴瞪他一眼,他都竖起一身毛。


期期艾艾地把手放到前面来,掌心躺着个盒子。


黑色的天鹅绒盒子。


白椴洗洗手,擦擦干拿过来打开,是个光面的金戒指。


椴……椴哥……


小黄鸡声音小得可比蚊子。


嗯?


这个是我代练的钱买的,你……不喜欢就……不用戴了……


哦!


啊啊啊……不要戴了,我不会选,不知道什么合适只好买个光秃秃的,我……我买不起白金的……那个好看一些……我我我……还给我……


劈手就过来拿,大学抢篮板球的架势。


不是送给我的吗?白椴抬手举高,小黄鸡跳一跳,没够着。


送给我的,就是我的,戴不戴看我心情,端碗吃饭!


踹到裤兜里去,叶不凡的眼朝那边溜,然而也没有胆伸手去拿。


 


吃过白斩鸡,仍吃小黄鸡。


开了一池滚烫的水,拔毛烫成虾子红,加了北海道浴盐,泡得骨头都酥了,只会伸着舌头喘。


叼着软嫩的小舌头捞回床上,分开两腿埋头下去吃。


小黄鸡的小叽叽,哦,听起来蛮好笑。


 


吃饱喝足的白椴神清气爽地回医院上班去,轮休完毕了。


科室年轻的女医生看看他。


哦哟,白主任,手上多个订婚戒指啊!这是把结婚提上日程了?


说完又仔细看看,不合适啊,我记得白主任不喜欢金色的东西,你那个未婚妻不大会选东西嘛!


酸味冲鼻。


 


她就这样,喜欢金灿灿的,俗气得很。


叶不凡是藏剑,一把太阿闪瞎狗眼。


白椴微微一笑,风度翩翩地在下个月的排班表上给这个女医生加了许多大夜班,笔走龙蛇毫不犹豫。


 


冷不丁又想起梦来。


世人眼中的爱是怎样的呢?


 


他会跟他说,我娶你。


大概是这样。


不准不干,这只鸡天生就是给他吃的,连梦里也被自己吞下去,连骨头都没留下。


死,同穴。


他在他掌心写。


一笔一划,写得叶不凡哭唧唧。


写完便合上了眼。


 


打开抽屉,他拿出一个小玻璃瓶,里面是一些碎的骨片。


曾经做无国界医生时被弄伤的结果碎片取出来,骨头又长好了。


 


用这个做个钻石吧,有个公司会做,再让他们镶个戒指。


那只鸡熬更守夜地代练买的戒指,怎么都应该还一个贵重一些的回去。


圈住他。


 


鲸不语,只唱歌。


他知道他总是哭唧唧,却一定听得懂。


 


他记得那歌是这样地唱:


    你的衣衫破旧


  而歌声却温柔


  陪我漫无目的四处漂流


  我的背脊如荒丘


  而你却微笑摆首


      把它当成整个宇宙


      ……


      我想给你能奔跑的岸头


      让你如同王后


 


 


BGM:化身孤岛的鲸:(男版翻唱)http://5sing.kugou.com/fc/14107418.html###


 


·完·

评论

热度(526)